油价走高的背后:OPEC和交易员对原油供需存在严重分歧

wp88.com

2018-10-08

  从9月23日OPEC+部长级技术会议确认不会扩大既定的减产总量开始,油价涨势无法遏制。   即月布伦特原油不到两周内涨近6美元或7%,冲破80美元整数关口。 周三涨美元或超2%,刷新2014年11月以来最高至美元/桶。

8月中旬至今,布油已上涨近15美元。 美油WTI即月期货今日也涨逾1美元,刷新2014年11月以来盘中高位至美元/桶。   路透市场分析师JohnKemp指出,OPEC与交易员对油市前景的认知存在根本冲突。 与9月OPEC+部长级会议强调“没有立即增产的必要”、“整体供求平衡是健康的”相反,交易员们认为市场正更为趋紧,担心未来原油供给的充足程度。

而市场的不安情绪助推了油价大幅飙升。

  CFTC数据显示,截止9月25日当周,对冲基金和投资经理们再次增加了对布伦特原油期货的多头押注,净多头头寸为连续第五周上涨。 对布油的六个月日历价差增加了美元/桶,已经从小幅的期货升水(contango)转为了深度的期货贴水(backwardation)。   据路透统计,从8月下旬以来,对冲基金和投资经理对布油的多头头寸共增加了亿桶,涨幅超过50%,其中5000万桶多头头寸是在9月23日OPEC+部长级会议之后增加的。 几乎所有对冲基金都预计短中期内油价会涨,他们持有的布油空头头寸仅2700万桶,是过去五年第二低位。   除了原油,对冲基金对石油制品押注的空头头寸也跌至2013年以来最低。

阿曼原油对布伦特的溢价罕见激增,结合布油期货深度贴水的现状,都展现了市场对未来几个月原油短缺的担忧。

  分析称,当前这种OPEC+与交易员对油市看法的分歧,与2007/2008年的油价上涨阶段很像。 当时OPEC也是认为市场供给充足,但交易员担心供给短缺进而推涨油价。 目前来说,OPEC和更担心油价上涨导致原油需求增量下滑,而交易员更担心对制裁的影响。

  Kemp指出,近期油价上涨逻辑符合传统的“繁荣与萧条周期”(boom-bustcycle)。 油价历来没有自我稳定机制,展现了很强的非线性和周期型特征。

油市基本不处衡状态,而是在超量供给与供应不足之间轮转。

历史经验显示,油价会保持上涨,直到有证据表明需求显著放缓,或者触发主要产油国加速增产来进入新的平衡:  “OPEC及其盟友通常会抵制改变产量,担心消费行为变化或触发替代性供给增长。 在面临的政治压力过大时才不得不做出改变,但往往此时油价已经接近触顶,OPEC等国的增量供给到来得太迟,做出反应时需求已经开始放缓了,反而会导致油价突然深跌。 ”  能源对冲基金Again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JohnKilduff也对CNBC表示,以为首的OPEC习惯于回应价格变动,而非引领价格变动。 历史规律是等待供给短缺出现了再增产,担心不成熟的决定会令市场陷入超量供给,这导致OPEC对油市的影响力通常被人高估了。

  他认为,目前油价处于“发烧期”,至少到11月底才有可靠数据显示出,伊朗原油究竟有多少因制裁而下市,以及沙特和俄是否有能力填补空白。 在此之前,担忧和不确定性会维持油价上行压力,不仅国际布油有望年底冲击100美元大关,美油WTI也可能再涨10美元至85美元/桶。   原油行业网站也认为,油市正处于恐慌模式,“理性和常识都不起作用了”。

市场基本面不支持当前油价过快、过猛的涨幅,对冲基金蜂拥建仓会在短期内加速与恶化价格波动。   巴克莱的能源市场研究主管MichaelCohen周二指出,本轮油价暴涨的根本原因很值得怀疑,市场的假设是伊朗原油出口会呈加速度下跌,而OPEC要么不愿意要么没能力来填补空白。 但OPEC+成员国有足够的闲置产能来填补缺口,伊朗原油出口也不会跌至零,而是跌至140万桶/日:  “市场太轻信媒体头条了,即认为沙特对油价超过80美元/桶感到舒适。 美国政府也有可能会在11月4日全面制裁生效后发放豁免证书,允许一些石油买家进口伊朗原油。

尽管油价在10月会保持上涨,但最近涨幅过大,市场应准备好经历盘整。 ”  高盛全球研究主管JeffCurrie持有相同观点,认为油价上涨是因为绝大多数投资者和原油消费者,在买入合约来对冲潜在的供给短缺风险,同时市场上缺乏足够的卖家来缓解油价上行压力。

但油价涨至100美元/桶代表伊朗石油出口降至零,高盛认为伊朗出口最多跌100万桶左右,至140万桶/日,美国也有释放战略原油储备的可能性:  “如果伊朗石油出口损失是可持续的,油价涨至90-100美元/桶是潜在后果。

但目前存在大量不确定性,美国政府对伊朗制裁的执行力度和效率并不清晰,油价可能在年底跌回70-80美元区间。 油价没有大量的上行空间,投资者需要谨慎一些,油市现状没有到不可控制的地步。

”(责任编辑:吴晓琳HF106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