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声的绽放

来源:http://www.timeforforex.com 作者:农业 人气:84 发布时间:2019-10-10
摘要:“墙角中的花开放两个月后终于衰败了,从娇艳的红色变成枯萎的褐色,它经历了从无人理睬到重拾光鲜的全过程,为偌大的办公室增添了一份生机。这盆花的学名叫火鹤,又名红掌,

“ 墙角中的花开放两个月后终于衰败了,从娇艳的红色变成枯萎的褐色,它经历了从无人理睬到重拾光鲜的全过程,为偌大的办公室增添了一份生机。这盆花的学名叫火鹤,又名红掌,在希腊文字中被译为“有尾的花”。 “ 记得几个月前一个星期一的早晨,我在单位打水时偶然发现它被遗弃在水房边,低垂的叶片毫无生气,可怜极了。我决定拯救这盆花,便顺手把那些不打眼的黄叶一一摘掉,梳理着相对发绿的叶片,并让这株濒临死亡的火鹤喝足了水,然后弓着腰把它从水房一直拖到办公室墙角。 “ 其实第一眼看到它时,我欣赏的是它的花盆,很特别,上粗下细的造型,花盆中央就像女人的小蛮腰,凸凹有致,通体白色的瓷面上点缀着淡蓝色的月季花,使它充满了生机。我关注着火鹤的变化,经过几天的滋润,叶片竟然逐渐昂起头来,好像笑着对我说“谢谢你给了我新的生命”! “ 我喜欢花花草草。上世纪70年代,我插队的地方漫山遍野盛开着叫不出名的小野花,它们随着季节变化而更迭。我只记得其中一种花叫“三江米花”,这种花枝干高挑婀娜,橘红色的花瓣在微风中柔弱地摇摆,远远看去花海一般。 “ 成年以后,我更加偏爱养花。家中的阳台上摆满了各种绿色植物,万年青、仙人掌、芦荟、龟背竹、吊兰……它们大都开不出艳丽的花朵,只是为了净化空气。其中有一盆兰花,也是我多年前捡来的,那时它被人放在楼道角落里无人问津,我便将它搬回家,给它配上花凳,竟在众多花草中显得翠绿夺目,直到现在依然风采依旧。 “ 如今,我的办公桌上长长的绿萝枝条蔓延伸展,水养的昙花、紫罗兰也充满生机,火鹤的到来更是锦上添花。我每天打量它,每周定期浇一次水,并及时清理黄叶。不久,我惊奇地发现火鹤根部滋生出许多新的枝桠,不停地向上伸展,之后,嫩绿的叶片悄然展开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那久违的红色小掌终于向我招手,一枝独秀的在角落中热情绽放。

我不懂花草,只认识很普遍的几种花,是一个很典型的花盲。比方说菊花,牡丹花,喇叭花等大众花。如今的花鸟市场奇花异草百花齐放遍地都是,很难叫出其名字。但是一旦问出名字大都富丽堂皇,发财树,名字听起来好像暴发户,什么滴水观音呀,文竹之类很有文艺范的花草。让人听起来有点心旷神怡,恍如隔世的感觉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当初老路让我负责种了几盆花。还特地让小胡从网上买了菊花的种子,我就像种菜一样种了菊花,下种很久才冒芽,结果长了几个月就像蒿子一样。细长细长的杆子,放在室外,一场风雨就折断了很多。望眼欲穿也没有长出菊花来,后来才知道那种子根本就不是菊花的种子。精心培育了那么久,期待很久的花开也就泡汤了。这就充分说明我们都是几个花盲,只能赏花,岂能私自鼓动着去种样那么高贵的花花草草呢?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值班室的墙角有一个铁皮柜子,两米多高。上面就摆放了一盆花,圆叶红杆。从我调来就看到这盘很孤单的花了。没有见到谁给它浇过水,叶没有谁给它松过土。白色的花盆衬托着一蓬乱糟糟的枝叶,也少有人去关注它。在单调的值班室显得有点不显眼。由于摆放的太高,肯定没有什么水份。可能就是当初种的时候浇了一点水而已,不过有的同事说有的花草不喜欢多少水,偶尔浇点水就足够了。但是这盆花仍然顽强的向下伸出一个枝叶来,就好像在对我们打招呼。那日我特地搬来凳子给它浇了水,收拾了一下它那乱蓬蓬的花型。同事们都说那盆花就是当初栽的时候浇了点水,后来就被遗忘了。也没有人知道它叫什么名字。更没有人知道它的习性。喜欢水?多久浇一次?什么时候开花?喜光还是怕光?都没有人知道。        那晚深夜。我独坐值班室,独自在值班室踱步。猛一抬头,突然发现墙角柜子上的那盆花开花了。很小的一朵黄色的小花,就像生日蛋糕上面的那朵奶油花。让让看了不忍心去动它。靠墙那边的枝叶上没有开花,就向外伸展的这边枝叶上开了这么一朵小花。在这个深夜就这样悄悄地绽放了。看着楼上楼下在深夜仍然坚守岗位的同志们。不正像墙角那盆花吗?他们有的工作了三十多年,最少的也都工作了十多年,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。但是他们就这样一直毫无怨言的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无声的绽放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这就是另外一种方式的绽放,无声的战斗,无声的绽放。向在最基层的同志们致敬。

放暑假的时候,一个朋友送来了一盆花让我代养,花种在一个烂了边的花盆里,花很小只有四五片叶子,嫩绿欲滴的叶片证明花很旺盛,接人托付,我便很精心的照料这盆花。花长的很快,十来天的时间就长到三四十公分高,我还给它搭起支架,让它安逸攀爬。可是就在半个月的时候,花的叶片突然变黄,我慌忙又是浇水又是施肥,然而都无济于事,叶片开始脱落,最后只剩下一片叶子有气无力的驻守花茎,我放弃了对花的照料,把它搁置一边。准备换土采种重新种植,四五天后我发现那片叶还在,尽管叶片发黄却依然昂首向上,轻轻触碰花茎,柔柔的花茎证明它的生命还在,我不禁为这小花顽强的生命力震撼,我开始请教常种花的友人,最后知道花生了红蜘蛛,需要打药,打药后一个星期,花茎顶端竟然冒出小小嫩芽,生命又一次附身花茎,没过几天嫩芽成叶,在花茎的落叶处又冒出许多嫩芽,现在小花又一次叶茂枝繁。那片黄叶依然努力地缀于那簇嫩绿中,就像一位沧桑的老者,讲述孤寂中对生命的渴求。

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农业,转载请注明出处:无声的绽放

关键词: 冠亚体育app

上一篇:我国建成首个香草种质资源库

下一篇:没有了

频道精选

最火资讯